Skip to content

Tax plan: Labor VS Liberal & National

大选在即,快速了解两党各自的税改政策


 

澳大利亚的新一届联邦执政党选举将于2019年5月18日举行。两大党派工党及自由党国家党联盟都将税务改革作为竞选的关键所在,各自提出了相关的税改政策。

我们通过下面一张表格,为大家整理出两大党派在“个人所得税税率及抵扣调整”、“自由支配家庭信托”、“负扣税”以及“资本利得税折扣减免”四个方面的政策比较。

关于两党在税务方面的改革措施,安德信会继续跟进,并在第一时间为您更新。

Provision of General Purpose Financial Statements for SGEs

重大跨国公司须明确【通用目的财务报表】的申报义务


根据澳大利亚税法的规定,如果您的企业在本财年中被认定为“重大跨国企业(Significant global entities – SGE)”,您将有义务向澳大利亚税务局提交通用目的财务报表(GPFS)。

通用目的财务报表申报企业

如果您的企业满足以下条件,需要向澳大利亚税务局提交通用目的财务报表:

  • 在所在纳税年度中为公司所得税纳税实体(如公司,有限合伙人制公司,公共交易信托)
  • 在所在纳税年度中是重大跨国企业
  • 在财政年度末是澳大利亚居民纳税人或在澳常驻机构
  • 尚未按照公司法的相关法规向ASIC提交过对应纳税年度的通用目的财务报表

如财务期间内满足以下条件之一者则为重大跨国企业:

  • 为年度全球收入超过$10亿澳元的最终控股企业
  • 根据会计准则定义,是年度全球收入超过$10亿澳元的最终控股企业的子企业

上述定义包括:

  • 总部在澳大利亚的企业(无论是否有跨国业务)
  • 在澳大利亚有开展业务的跨国企业

通用目的财务报表的要求

作为重大跨国企业,您可以申报提交以下任意一种财务报表:

  • 只含有您企业财务信息的单户通用目的财务报表;或
  • 由最终控股企业编制并已经合并了您企业财务信息的通用目的合并财务报表。

请注意,上述两种通用目的财务报表都需要按照英语编制。

如果您的企业已经按照公司法的相关法规向ASIC申报提交过了对应财年的通用目的财务报表,则无需再向澳大利亚税务局递交。

财政年度及申报截止日期

您企业的通用目的财务报表的年度必须与所得税申报年度匹配,并必须在所得税申报截止日期之前完成报表的申报。这意味着:

  • 所得税申报年度截止于2018年6月30日的企业,必须在2019年5月15日之前(大型或中型纳税人申报截止日期最早在2019年1月15日截止)完成报表提交;
  • 所得税申报年度截止于2018年12月31日的企业,必须在2019年7月15日之前完成报表提交;

行政处罚

请注意,澳大利亚税务局将对未按时完成上述申报义务的重大跨国企业处以高至澳元$525,000的行政处罚。

安德信能帮您做什么

我们的团队可以在以下方面为您提供服务:

  • 明确您的报表申报义务
  • 编制及提交相应的通用目的财务报表
  • 申请延期申报
  • 与澳大利亚税务局联系处理贵企业的特定需求

如您对上述申报义务与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者需要我们协助处理通用目的财务报表申报的相关工作,都可以直接与我们联系。

Six FBT items that ATO will focus on

员工福利税须知 · 澳大利亚税务局公布最新的审查重点


近期,澳大利亚税务局公布了今年的税务申报重点审查清单,其中有六项与员工福利税有关。


什么是“员工福利税”

员工福利税(Fringe Benefit Tax – FBT)是澳大利亚联邦层面的税项,从1986年开始征收,针对的是雇主为员工及其关联方所提供不计算在薪资内的非现金性福利。

与正常的财政年度不同,员工福利税年度的起始时间为:上一年的4月1日至当年的3月31日(即2019员工福利税年度为2018年4月1日至2019年3月31日)。

通过纸质表格填报员工福利税的申报截止日期是2019年的5月21日;税金缴纳期限同为2019年的5月21日,逾期缴纳税金将会产生滞纳金。

另一方面,通过税务代理的电子途径进行申报的截止日期是2019年6月25日,但税金缴纳期限为2019年5月28 日。纳税人需要在2019年5月21日之前委任税务代理,才能享受到上述的申报和缴款延期。


这些重点审查项目分别是:

1. 误报或漏报因公车私用产生的车辆福利(car benefits)、误用车辆类型豁免或错误使用税务减免条例;

2. 员工福利税申报税表上申报的雇员供款额(employee contribution)与雇主所得税申报表上申报的供款金额不匹配;

3. 对娱乐相关开支做了所得税税前抵扣,但没有正确地对应申报员工福利,或错误地将娱乐开支分类为赞助或广告;

4. 由下列原因引起停车福利(car parking benefits)计算错误:

· 使用偏低的市场估值

· 使用非商业停车收费标准

· 未获得足够的证据支持计算结果

5. 员工因私人目的使用了雇主的生意资产,但雇主未申报相应的员工福利;

6. 未提交(或迟交)员工福利税报税表以逃避或递延纳税义务。

如果您对您的企业需要申报的员工福利税有任何疑问的话,可以随时与我们安德信税务团队联系。

2019-20 Federal Budget Tax Highlights

2019-20 澳大利亚联邦预算案税务摘要


2019年4月2日晚上7点半,澳大利亚联邦财长Josh Frydenberg公布了新一年的财政预算案。基于今年联邦大选预计将会在5月举行(具体日期待定),今年联邦预算案更早在4月就公布了,而不是在惯常的5月公布。

一如既往,预算案包含了联邦政府收入相关(也就是税收)以及开支相关(基建、教育培训、医疗等)的预算 。

其中,与纳税人息息相关的税务改革包括了:

个人相关

  • 自2022-23财年起将19%这一档个税税率的收入上限调高至45,000澳元;
  • 自2024-25财年起将32.5%这一档个税税率减至30%,预计让94%的自然人纳税人享受30%或更低的边际个税税率;
  • 中低收入人士将可获得额外个税税收抵免优惠(单人/单收入家庭最高1,080澳元或双收入家庭最高2,160澳元);
  • 一系列关于养老金(Superannuation)的安排以及变更在灵活性上提高的改革;
  • 提高个人医保税低收入人士门槛(医保税2%税率不变)

企业相关

  • 中小型企业可直接当年抵扣的资产上限提高至30,000澳元(适用于2019年4月2日起至2020年6月30日购买的资产),意味着更多资产符合直接税前抵扣不需要折旧摊分抵扣,从而鼓励企业成长及对其资产进行投资;
  • 资产直接当年抵扣的优惠将扩大覆盖5,000万澳元以下的中型企业,让更多企业可以享受这项优惠;
  • 公司企业所得税税率将提前在2021-22财年为中小型企业(年收入5,000万澳元以下)下调至25%,减低中小型企业纳税人的税负;
  • 提高对农民及旅游业者的豪车税(Luxury Car Tax)返还优惠;

其它

  • 联邦政府将提供额外拨款给澳大利亚税务局(ATO)逃税避税相关行动组,去打击跨国企业、大型企业及高净值人士的非法逃税避税行为,从不遵守税法的纳税人手中收回未交的税款并征收罚金及利息;
  • 联邦政府也会加大力度打击黑色经济(包括隐瞒现金收入),以及加强澳洲商务号码(ABN)的核查及申报,包括要求所有ABN企业及时进行税务申报。

本次财政预算案的所有内容同样需要经过国会参众两院的修改和投票方能通过并正式实行。

安德信会继续关注此次预算案,并在第一时间给您带来最新的修改与更新。

Property Tax in 2019

[房地产投资必读] 房地产投资税务审查及房地产相关税改


    澳大利亚税务局加大投资房地产税务审查力度
      澳大利亚税务局近期通过对300份包含投资物业的所得税申报进行审查后发现,9成的申报都有错误,这促使税务局不得不重点审查房产投资者所申报的税前抵扣。
        而这些申报中出现的问题主要包括:
        • 将自住目的的贷款利息纳入税前抵扣之中
        • 将建设费用和维护费用错误地分类
        • 在为出租度假屋申报抵扣的时候,没有将不能出租的时段排除在外
          其中,房地产投资者将自住目的的贷款利息纳入税前抵扣之中甚为普遍。
            案例分析
              纳税人在2010年买了一套50万的北悉尼投资房进行出租,按揭贷款了80%即40万,还款方式为只还利息,贷款利息一直全额税前抵扣。
                纳税人在2017年向银行申请加贷(refinance top-up),按照市值100万的80%即80万计算,可以套现40万。
                  按照正确的税务处理方法,是否能抵扣取决于贷款用途
                    这加贷40万的利息不属于购买北悉尼投资房的借款(虽然北悉尼投资房是按揭贷款抵押物),因此将本来40万加上后来加贷40万总共80万贷款的利息全算成北悉尼投资房的利息抵扣是不正确的。
                      如果这加贷的40万是用来买第二套出租投资房,相关利息属于第二套出租房的利息抵扣,也应该在税务申报时显示为第二套出租房的利息抵扣。
                        如果这加贷40万是用来买自住房,相关利息则完全不能抵扣,即使这加贷的按揭抵押物是北悉尼投资房。
                            税务局可以通过信息渠道,以及比较每一套房产的年度出租物业申报附表中各项费用的披露,评估出租物业错误进行抵扣的风险,并向相关房地产投资者开展税务审查行动。
                              房地产投资者应复核过往出租物业申报附表中的各项费用抵扣,确认是否有错误地抵扣了一些不可抵扣的利息及其它费用,并及时进行申报变更。
                                联邦大选结果将决定推行的房地产相关税改
                                  住房负担能力是近期热门的话题,也很可能是联邦政府今年4月份联邦预算中的一个高度优先事项。
                                    同时,联邦大选在即,有可能上台执政的反对党工党也计划着对房地产投资相关的负扣税以及资本利得税减免进行改革。
                                      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如果反对党工党当选,那么税改将会是他们的首要任务,已经提出的税改包括了负扣税和资本利得税减免优惠的改革:
                                        负扣税(Negative Gearing)的改革,将会从生效日以后限制负扣税只能适用于新建物业,也就是在生效日以后购买非新建物业如二手房的投资者,不再可以通过负扣税(即净租金亏损)抵减其当年工资所得;
                                          资本利得税减免优惠(CGT discount)的改革,会将购买资产时的资本利得税减免优惠从目前的50%减半,这表示持有超过12个月以上资产的资本利得税减免从目前的50%降低到计划中的25%。举例说,100万的长期资产资本利得,在目前法规下澳大利亚税务居民自然人只需要按照50万去申报纳税(50%减免优惠之后),但将来需要按75万去申报纳税(只有25%减免)。不过,这改革会只适用于相关生效日之后购买的物业。

                                          [Update] Main Residence Exemption – Foreign Resident

                                          [海外人士投资澳大利亚住宅物业必读] 主要居所自住房的资本利得税豁免变更


                                          我们在之前的文章中曾谈到主要居所自住房的资本利得税豁免。那么,对于海外人士,出售在澳主要居所自住房是否享有同样的豁免呢?
                                            根据2017-2018财年联邦预算案中税务改革的提案,纳税人出售在澳自住房时如果是澳大利亚非税务居民,不能再享受主要居所豁免,也就是可能全额缴纳资本利得税!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2012年5月9日起,非澳大利亚税务居民在出售澳大利亚房产时就已经不能再享有持有超过12个月所有权资产的50%资本利得税减免优惠。
                                                税法更改前:无论纳税人是澳大利亚税务居民还是非澳大利亚税务居民,出售名下自住房通常都能享有主要居所资本利得税的全额豁免或部分减免。
                                                  税法更改后:纳税人在出售自住房的时间点上如果被认定为非税务居民,将不得享有主要居所的资本利得税豁免或减免。这里包括适用于“六年法则”和“空置原则”在内的主要居所资本利得税豁免,以及纳税人在部分所有权期间属于税务居民的一定比例的资本利得税减免。
                                                    临时居住在澳大利亚的海外人士以及在澳大利亚拥有自住房但已经旅居海外的澳大利亚人士,均有可能在出售房产的时间点上被认定为“非税务居民”并受这项政策的影响。
                                                      目前该预算案还在等待正式立法,立法后还会根据以下时点进行界定:对于在2017年5月9日以前购置,并且选择于2019年6月30日之前出售的自住房,非税务居民仍然可以享有主要居所自住房的资本利得税豁免;相反,无论是在 2017年5月9日以后购置的该类房产,还是选择在2019年7月1日之后出售的该类房产,非税务居民都不再能享有这项豁免。
                                                        注:以上房产购置或出售日期均为合同订立日期,而不是房产交割日期。
                                                          另外需要注意的是,自2017年7月1日起,当非澳大利亚税务居民出售价格超过$75万(以前门槛是$200万)的房产时,买方将被要求缴纳合同价格的12.5% (以前是10%)给澳大利亚税务局,作为卖方的资本利得税代扣代缴预缴税(FRCGW)。在某些情况下,非澳大利亚税务居民卖方可以向澳大利亚税务局提交资本利得税预缴税变更申请(Variation),以此来降低预缴税的额度。
                                                            如果您不确定这些政策对您税务的影响,或者您想了解更多有关海外人士资本利得税的信息,欢迎联系安德信税务团队。

                                                            ATO updated the benchmarks for small business

                                                            打击黑色经济活动 – 税务局调整“经营基准”


                                                            通过从小企业所得税申报表中获得的财务税务信息,澳大利亚税务局在本周二(2019年3月5日)公布了最新的小企业经营基准数字。澳大利亚税务局敦促小企业使用新的经营基准来与同行业其它企业的数据进行比较,并提醒说他们将在接下来几个月走访4000户企业以打击“黑色经济活动”。
                                                              “黑色经济活动”是指在法网税网以外的经济活动,包含范围很广但税务局其中一种针对的经济活动是现金为主没有正规记录的买卖交易或劳务服务。这类活动包括但不一定是指违法商业行为比如洗黑钱。
                                                                税务局在审核企业所提交的申报时,将把这些更新后的基准数字作为风险测评指标,那些申报数字与该基准差异较大的企业将会引起税务局的关注。
                                                                  澳大利亚税务局到目前为止所进行的实地考察,也已经发现了有企业漏报收入的案例。
                                                                    如果企业所申报的各项涉税数字不符合经营基准,经营利润长期在不合理的低水平甚至是亏损,澳大利亚税务局会联系相关企业,那么在税务局来审查甚至实地查访的时候,就需要解释清楚其中的缘由。当然,若纳税人或企业能够合理解释低利润或亏损的理由,税务局通过审查或实地查访也没有发现任何偷税漏税行为,税务局就会完成对该纳税人或企业的税务审查。
                                                                      另外,针对那些“无法解释的财富”,无论是不动产、汽车还是个人银行账户中的资金,税务局也都会提高对相关纳税人和企业的关注度。
                                                                        如果澳大利亚税务局已经与您取得了联系并打算进一步地审查或实地查访,请尽快向税务师咨询和与税务局积极配合,让他们了解企业的真实情况。
                                                                          我们安德信很乐意协助纳税人和企业就税务局审查提供相关的咨询及协助。

                                                                            Current Finance Market Briefing

                                                                            “凛冬”已至,将如何保暖?


                                                                            有传物业贷款行业的凛冬已经来临,我们就想通过这篇文章浅谈一下以目前的状况来说将如何“保暖“。
                                                                                住宅物业贷款审批要求提高
                                                                                  根据过去一年的观察,对于各位业主或准业主而言,影响最大的是增加了申请贷款之前的准备工作以及时间。迫于舆论、监管机构压力、总体经济以及房地产市场的综合所致,绝大部分的贷款机构都提高了审批的标准。
                                                                                    为了满足更高的审批要求,申请人也许需要花更多的时间准备,调整自身的情况。比如说,自雇人士在个人以及企业的税务平衡筹划,家庭的经常性开销支出的调整,投资物业的租金调整,个人工作甚至是行业的转换等等,都会需要提前了解对贷款申请的影响大小而做出综合的评估及决定。
                                                                                      我们建议:这些准备已不是仅限于需要的文件量的增加或花时间收集。而在于,无论准备购买物业、转贷、卖房重组投资方案,都应该提早至少3到6个月的时间与您的贷款顾问联系,评估自身的情况,制定贷款方案并因需作出相应的自我调整。
                                                                                          商用物业贷款仔细斟酌
                                                                                            常见的商用物业,包括办公室、仓库和店面等,它们的贷款申请与住宅物业贷款在审批标准上有根本性区别。
                                                                                              事实上,以悉尼和墨尔本市中心及卫星城镇为主,商用物业价格在过去较长的时间内保持在一定的高位,并且空置率平稳走低,租金回报率并没有呈现大幅的增长。
                                                                                                这些现象直接导致估价和贷款比例都有可能比预期的要低。同时,对于大银行的商业物业贷款部门而言,他们也都提高了对贷款人本身已有贷款供款能力方面的审核。
                                                                                                  除物业本身的一些硬性条件,租客资质、租约条款等等都会更多地影响到银行对风险及贷款比例的评估。
                                                                                                    我们建议:商用物业贷款的申请,有异于简单地按银行文件要求清单准备材料,还有更多其它的考量,包括结构、税务规划、现金流铺排、租约签署,另外银行也有可能要求提供未来的财务预算报表,以及交割后的财务或租约年审。因应不同类别的物业,在寻找及购买物业之前应该更早地向您对贷款顾问及其他相关专业人士咨询,了解有可能涉及到的工作。在物业的购买于谈判的过程中,更应该与您的贷款顾问保持紧密的联系。
                                                                                                        贷款选择切忌因小失大
                                                                                                          由于大部分银行在过去几年提高了物业抵押按揭贷款和非无抵押商业贷款的审批标准,市场上涌现出一批专门申请小额度贷款的公司以及平台。小额的个人贷款、个人商业贷款、车贷都是他们的业务范围。有一些平台和产品看似要求简单,但隐含着较高的资金成本。这部分资金成本有时候并不直接反映在利率上,而是隐含在贷款的前期及退出费用里面,大大增加了贷款的成本。
                                                                                                            我们建议:这类贷款批核标准及文件要求都比较简单,但如无必要,应该尽量避免。应该向您熟悉的贷款顾问征询,或通过调整自己的财务状况,尽量以满足银行及较大贷款机构的现行标准为目标,在资金成本和时间成本上寻找一个平衡点。
                                                                                                                审批方式偏向数据分析
                                                                                                                  配合信息工程发展以及大数据的应用,我们能够清楚地看到,消费行为及还贷纪录将在短期内在银行及贷款机构之间更简单透明地传输,作为贷款审批的依据。相对而言,贷款审批工作在各大机构内也将逐渐减少一些人性化批核和人为的失误的比例,这也有利于加快审批速度。
                                                                                                                    从贷款申请人的角度来看,贷款机构的审批制度及准则也将更清晰化,有便于大家有针对性地调整自身一些状态来适应这些贷款条件。
                                                                                                                        如有您兴趣了解更多有关行业未来发展的详情,或者有未来的投资计划,欢迎各位来向我们提出疑问。我们希望能在回答您疑问的同时,为您预期的投资计划作出我们的一份贡献。

                                                                                                                        Single Touch Payroll for small business gets 3-month buffer

                                                                                                                        小型企业一键薪酬支付系统截止日延期至2019年9月30日


                                                                                                                        按照要求,凡是员工数少于19人的企业必须在2019年7月1日开始使用一键薪酬支付系统(Single Touch Payroll,下称STP),而员工数多于20人的企业已经按照要求从2018年7月1日起开始实行。
                                                                                                                          然而澳大利亚税务局意识到现在距离2019年7月1日所剩时间有限,小型企业未必能在要求的时间之内实行STP,所以税务局将截止日期延迟到2019年9月30日
                                                                                                                            对于一些有困难的小型企业(如处于网络情况较差或者无网络连接的地区),可以通过申请延期来获得额外的时间来开始实行STP。
                                                                                                                              目前在澳大利亚员工数少于19人的小型企业共有约781,908家(占澳大利亚企业总数的36.8%),其中拥有1-4名员工的微型企业总数为584,744,拥有5-19名员工的企业总数为197,164。
                                                                                                                                此外,澳大利亚税务局还允许微型企业通过税务师按季度申报头两年的薪资,而不需要在每次发放薪资时完成申报。
                                                                                                                                  另外,针对开始使用STP的第一年中出现的错报、漏报或者迟报的情况,澳大利亚税务局将酌情考虑放宽处罚。
                                                                                                                                    澳大利亚税务局理解大多数的小型企业并没有使用专业的软件进行薪酬的统计及支付,所以并不强制要求他们购买这类软件。并将会公布一系列已适配STP的薪酬软件,其中将包括部分免费的项目。与此从同时,一些专业的会计软件供应商也会推出一些低价的STP解决方案,适用于小型企业。

                                                                                                                                    Treasury Laws Amendment – Similar Business Test

                                                                                                                                    “相近商业测试”改革正式立法通过


                                                                                                                                    为了确定以前年度公司亏损或净资本损失(Net Capital Loss)是否可以用于抵减当年的应纳税所得额,澳大利亚政府对税法的相关条款进行了修改。推行了新的”相近业务测试(Similar Business Test)”以补充原先使用的“相同业务测试(Same Business Test)”。该项修改已于2019年2月12日通过两院。
                                                                                                                                      在该修正案正式立法之前,需要通过“所有权连续性测试”;或者,在未能通过“所有权连续性测试“的情况下,通过”“相同业务测试”,才可以用以前年度的亏损抵减当年的应纳税所得额。与“相同业务测试”不同,在特定条件下,当前业务与过去亏损期间的业务相近(而非“完全一致”),就满足“相近业务测试”,从而允许开展新业务的公司将之前年度的亏损用于税务抵扣。相较之下,“相近业务测试”为纳税人弥补亏损提供了更大的灵活度。
                                                                                                                                        在考虑“相近业务测试”时,对于当前的业务而言,仅与过去的业务类似的“类型”是不够的。该测试着眼于过去业务的所有商业运营和活动,并将它们与当前业务的所有商业运营和活动进行比较,以确定业务是否相似。
                                                                                                                                          如果您对这个新的“相近业务测试”有任何疑问的话,可以随时与我们联系。